2021-07-08 17:42:52 來源:四方 責任編輯:郭慶娜
核心提示:“當飛機飛越世界第二高峯喬戈裏峯時,正值黎明破曉,曙光漸現雪峯,我們正執行如此祕密且令人激動的任務,這讓我永生難忘。”

四方7月8日報道 (文/劉品然 檀易曉)

“當飛機飛越世界第二高峯喬戈裏峯時,正值黎明破曉,曙光漸現雪峯,我們正執行如此祕密且令人激動的任務,這讓我永生難忘。”美國前駐華大使温斯頓·洛德近日在與記者分享他1971年7月陪同時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祕密訪華的經歷時説。

現年83歲的洛德是中美關係發展的見證者和參與者。他曾是基辛格的特別助理,於1985年至1989年擔任美國駐華大使,並在克林頓政府時期出任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

50年前的今天,洛德正在巴基斯坦為這次祕密任務做最後準備。按照“劇本”,基辛格當年7月8日在與巴基斯坦總統葉海亞·汗的晚宴上“告病”,9日起“不得不”在當地休養,而基辛格一行真正計劃是祕密前往北京。這次祕密訪華促成了尼克松總統次年2月跨越大洋的破冰之旅,開啓了中美關係正常化進程,深遠影響了國際格局和冷戰歷史。

從1969年下半年起,美國試圖通過法國、波蘭、羅馬尼亞和巴基斯坦的各種渠道向中國發出試探。最終,兩國選擇了巴基斯坦的渠道,雙方以巴基斯坦作為中間方進行了數次高度機密的書信往來。1971年4月底,基辛格從巴基斯坦駐美大使阿迦·希拉利手中收到中國政府歡迎美方代表訪華的信件,他此後稱這或許是二戰後最重要的一次通信。雙方隨後確定基辛格於同年7月9日至11日訪華。

四方7月8日報道 (文/劉品然 檀易曉)

“當飛機飛越世界第二高峯喬戈裏峯時,正值黎明破曉,曙光漸現雪峯,我們正執行如此祕密且令人激動的任務,這讓我永生難忘。”美國前駐華大使温斯頓·洛德近日在與記者分享他1971年7月陪同時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祕密訪華的經歷時説。

現年83歲的洛德是中美關係發展的見證者和參與者。他曾是基辛格的特別助理,於1985年至1989年擔任美國駐華大使,並在克林頓政府時期出任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

50年前的今天,洛德正在巴基斯坦為這次祕密任務做最後準備。按照“劇本”,基辛格當年7月8日在與巴基斯坦總統葉海亞·汗的晚宴上“告病”,9日起“不得不”在當地休養,而基辛格一行真正計劃是祕密前往北京。這次祕密訪華促成了尼克松總統次年2月跨越大洋的破冰之旅,開啓了中美關係正常化進程,深遠影響了國際格局和冷戰歷史。

從1969年下半年起,美國試圖通過法國、波蘭、羅馬尼亞和巴基斯坦的各種渠道向中國發出試探。最終,兩國選擇了巴基斯坦的渠道,雙方以巴基斯坦作為中間方進行了數次高度機密的書信往來。1971年4月底,基辛格從巴基斯坦駐美大使阿迦·希拉利手中收到中國政府歡迎美方代表訪華的信件,他此後稱這或許是二戰後最重要的一次通信。雙方隨後確定基辛格於同年7月9日至11日訪華。

基辛格與洛德臨行前非常興奮,儘管他們不確定此訪是否會成功。洛德説,這種興奮源於此次訪華機密和戲劇性的安排,以及此行對美國外交和地緣政治將產生的重大影響。

對於洛德個人來説,此行還意味着他將走進妻子的故鄉。洛德的妻子包柏漪出生於上海,年幼時隨父赴美定居,是一位美籍華人作家。

洛德告訴了記者一個小插曲,臨行前,基辛格提醒他不要將祕密訪華的計劃告訴包柏漪,但洛德歷來與妻子無話不談,這讓他陷入兩難。在收拾行李時,洛德還是用諧音的方式向妻子暗示他將去北京,包柏漪立即明白了這個諧音的用意。

基辛格一行7月1日啓程,9日他們將從巴基斯坦祕密飛往中國。訪華計劃將此行的美方官員分為三組:基辛格、洛德在內四人將前往北京;一部分官員知道祕密訪華行程但不知具體細節,他們需要配合基辛格“告病休養”的劇情;餘下官員對訪華一無所知。洛德在行程中一項繁瑣而重要的任務是要為這三組人員準備和更新各自的文件材料。

9日清晨,基辛格一行從伊斯蘭堡乘坐巴基斯坦民航客機飛往中國,接下來就是洛德最為驕傲的時刻:他是首位“入境”新中國的美方官員。洛德説,他非常幸運,飛機即將進入中國領空時,與他鄰座的官員恰好被基辛格叫到機艙後方討論事項,他因此“最先進入”中國。

中美雙方在此前的通信中已明確將在會晤中討論包括台灣問題在內的一系列問題,並對尼克松未來的訪華計劃作出安排。

洛德説,在北京的約48小時內,周恩來與基辛格進行了長時間的討論。此次祕密訪問最重要的任務是雙方協商形成公告,宣佈尼克松即將訪華。洛德説,對於公告內容,中國想要強調尼克松渴望訪華,美國想強調尼克松應邀訪華,雙方在遣詞造句上一度僵持不下,直到他們離開中國前數小時才敲定了滿足雙方各自需求的文本:

“獲悉,尼克松總統曾表示希望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周恩來總理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邀請尼克松總統於1972年5月以前的適當時間訪問中國。尼克松總統愉快地接受了這一邀請。”

7月15日,尼克松在電視講話中宣佈了基辛格與周恩來祕密會談以及他本人將訪問中國的消息,這立即轟動了世界並帶來了局勢的變化。同年10月,洛德和基辛格再次到訪北京,其間兩國起草了後來的《上海公報》;約4個月後,尼克松訪華,那次破冰之旅被熟知為“改變世界的一週”;近7年後,兩國於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外交關係。

50年來,國際局勢風雲變幻。中美關係也經歷了冷戰末期的戰略合作、90年代以來的合作與競爭。近年來,美國將中國視為頭號戰略競爭對手,一些美方高官甚至宣稱由尼克松、基辛格開啓的兩國接觸時代即將終結。

洛德對記者表示,無論過去還是現在,中美兩國都需要明白對方的基本需求、底線、重要國家利益以及難以讓步的政策立場,並將這些問題與可以取得進展的領域以及雙方的共同利益區別對待。就目前而言,雙方可在氣候變化、疫情和核不擴散領域通過合作來穩定緊張的關係。

0708
1971年7月,周恩來總理會見祕密來華訪問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新華社發(資料照片)

凡註明“來源:四方”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